• 社会主义只有通过全面现代化才能实现
  • 只有社会主义才能真正实现全面现代化
  • 柯华庆:第三次变革与习近平精神

    习近平精神 / 2017-01-13 23:53
    伟大时代呼唤伟大精神,中华民族在经历政治独立、经济自强之后正在走向第三次伟大变革:精神自主,继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之后,中华民族呼唤习近平精神。 鸦片战争是中国历...
           伟大时代呼唤伟大精神,中华民族在经历政治独立、经济自强之后正在走向第三次伟大变革:精神自主,继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之后,中华民族呼唤习近平精神。
      鸦片战争是中国历史的分水岭。之前,固步自封狂妄自大;之后,沦为半殖民地,受尽屈辱;也就从那时起,中华民族开始了追求复兴之路。在《第三次变革》中,我们明确把中华民族的复兴分解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为政治独立,其标志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第二个阶段为经济自强,其标志是中国GDP超过日本;第三个阶段应为精神自主,其标志还有待出现。鸦片战争实质上是中西文明的冲突,只有中华民族精神自主,中国人民才真正站起来了。十八大提出的理论自信、道路自信和制度自信是从精神层面对中国的要求,这无疑是中华民族试图走向精神自主的起点。人立而后凡事举,国立亦然,精神自主无疑是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最关键最本质最艰难的一个阶段。
      鸦片战争之前,中华民族是精神自主的。“中国”一词表明中国人自认为处于世界的中心,“中华”则表明中国人对自我文化的高度认同:位于正中的文化之华。然而,这种精神自主是闭关自守状态下的自主,一旦打开国门,自成系统的文明受到了强大挑战,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中华文明溃不成军。从1840年前的自以为是世界的中心,到“师夷长技以制夷”,“中体西用”,再到“全盘西化”的过程可以说是中华民族精神从自主到他主的历史。近一百年来,我们“死心塌地的学人家”的科学技术、政治制度和现代文化,精神上沦为了西方文明的殖民地,即使在中华民族政治独立和经济自强之后仍然如此。
      每一次社会变革都离不开领导力量。作为革命党、领导党和执政党,尽管中国共产党曾经犯过不少错误,今天也远不是尽善尽美,但他敢于创新、敢于否定自己、不断的自我完善和自我发展。社会发展是连续的,未来的生长永远立足于过去的根和现实的土壤。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走过了政治自主、经济自强两个历史阶段,其号召力、动员力和胆魄在中国是没有任何其他组织可以挑战和超越的,以精神自主为灵魂的第三次变革也只能由中国共产党来领导。
      每一次社会变革也都离不开理论的支撑。政治独立的理论基础是毛泽东思想,经济自强的理论基础是邓小平理论。精神自主呼唤新的理论基础。在经济自强阶段,邓小平所总结的社会主义本质“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具有划时代的意义,然而,以“共同富裕”为最终目标导致整个社会泛经济化:将经济领域的成功经验教条式地应用于一切领域,所有领域围绕GDP转,所有人都以赚钱为目标。泛经济化和泛政治化的思维方式已经成为进一步全面深化改革的最大障碍。第三次变革应该以人的全面发展为基础,以追求共同富裕基础上的共同自由为价值,以中华民族精神自主为灵魂,以党导立宪制为顶层设计,以现代社会主义为旗帜。第三次变革的根本性特点决定了这一次变革的理论基础应该是内生的、原动力的。用一个人来比喻,政治独立好比是一个人的出生,他获得了生理身份;经济自强好比是一个人可以挣钱养活自己了,他获得了经济身份;再深一个层次他还应该有一个人格身份,而要获得人格身份,其前提是精神自主,而要精神自主非有自主精神不可。
      何为自主精神?自主精神就是主体精神。主体意识涉及自身、其他主体和非主体的一切,所以主体必须解决自我认知、自身与其他主体及主体与外部世界的关系。主体是相对性的,在国家之内,主体就是个人,在国际社会,主体则是民族或国家。所以,自主精神可以是个人自主精神,也可以是民族或国家自主精神。我们认为,自主精神包涵三方面:自尊自强,合作共赢,实事求效。自尊自强是主体对自身的要求,合作共赢是主体处理与其他主体关系的原则,实事求效则是外部世界服务于主体的原则。
      自尊意味着自我认知、自我接受和自我实现。自我认知要求我们首先认识自己的优劣特点、自身在与他人或他国关系中的地位、自己的追求目标;自我接受要求自我要积极肯定自己,与自己和睦相处;自我实现就是自我找到适当的方法,积极努力去实现自己的目标。“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自强就是要积极主动、勇于竞争,谦虚谨慎、不骄不躁。自尊自强是一个人和一个国家自主的基础。
      现代社会是一个相互依赖和分工合作的社会,当今世界是一个和平发展和合作共赢的世界。市场经济之所以强大在于它是一种最广泛的分工合作共赢机制。家庭是家族繁衍的基本合作单位,社会组织是合作的一般形式,国家是全体人民的合作体,国际组织是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合作体。合作共赢的发展理念使得每个主体都处于与他人的竞合共生关系中,每个主体都发挥他的独特优势或比较优势。孔子说,君子“和而不同”,不同意味着个性和特点,而保持个性和特点的基础是自尊自强,所以,“和而不同”就是“和而自尊”、“和而自强”,就是在自尊自强基础上合作共赢。
      主体与外部世界有体用之别。主体的需要和追求是目标,外部世界是手段。手段的价值在于能否有效实现主体的目标,手段犹如我们穿的衣服,以是否合体为标准。实事求效精神包含人本精神、实事求是精神和有的放矢精神。人是主体最基本的单位,所有手段都必须以人的需要和追求为目标,民族或国家亦然。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不是复兴中国古代文化,而是复兴中华民族的自主精神,复兴中华民族的强盛。“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中华民族的复兴是全体中国人民面对全球化背景,以海纳百川、兼容并蓄的开放精神吸收一切国家文明和制度的复兴。由于主体的需要和追求是变化的,制度和文化应该是开放的,解放思想、与时俱进、改革创新是必由之路。主体实现目标必须遵循自然规律和社会规律,必须实事求是:“实事”就是客观存在着的一切事物,“是”就是客观事物的内部联系,即规律性,“求”就是研究。实事求是精神就是追求真理、遵循规律、崇尚科学的精神。实事求是精神就是马克思所说“以往的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问题在于改造世界”中的解释世界。我们要想将世界改造得更好,我们必须首先知道现实世界怎么样和将来可能会怎么样。有的放矢就是将实事求是所得到的规律用来实现我们的现实目标。从实事求是到实事求效是一个逐步将理论落地的过程,是一个不仅求真而且务实的过程。
      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已经实现政治独立、经济自强的复兴,现在是实现以精神自主为核心的中国梦的时候了。正是在这一背景下,习近平适时提出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以自主精神为核心的习近平精神已初步形成。令人遗憾的是,主流媒体仅仅提出“学习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降低了习近平精神的应有地位。
      习近平提出实现中国梦必须弘扬中国精神,中国精神是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习近平在主政浙江之时提出了“与时俱进的浙江精神”:我们必须坚持和发展“自强不息、坚毅不拔、勇于创新、讲求实效”的浙江精神,与时俱进地培育和弘扬“求真务实、诚信和谐、开放图强”的精神。我们可以看出,自尊自强正是习近平所特别重视的。中国人和中华民族的自尊自强必然是爱己爱国的。习近平提出“各国应该共同推动建立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各国人民应该一起来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尽管习近平仅仅以合作共赢作为建立新型国际关系的基本原则,合作共赢同样、甚至更加适用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习近平所说的“求真务实”就是实事求效精神。习近平认为求真就是“追求真理、遵循规律、崇尚科学”,相当于实事求是精神。务实就是“尊重实际、注重实干、讲求实效”,相当于实事求效精神。习近平所说的实效是以人为本的实效,人民满意的实效和长效。习近平强调,“发展不能脱离‘人’这个根本,必须是以人为本的全面发展,这是发展的终极目标。”“构建和谐社会,从以人为本的理念出发,关注人与自我、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之间的和谐,进一步明确经济发展以社会发展为目的,社会发展以人的发展为归宿,人的发展以精神文化为内核。”“坚持把解决民生问题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不断深化和完善为民办实事长效机制,努力为广大人民群众多办实事、好事,务求实效、长效。”实事求效意味着我们必须走中国道路:“要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我们要增强政治定力,增强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我们要虚心学习借鉴人类社会创造的一切文明成果,但我们不能数典忘祖,不能照抄照搬别国的发展模式,也绝不会接受任何外国颐指气使的说教。”我们必须有的放矢:“不断提高理论思维和战略思维能力,不断提高用科学理论之矢射当地具体实际之的的本领。”改革、开放、创新的时代精神只是实事求效的具体手段。由此可以看出,“自尊自强、合作共赢、实事求效”的自主精神正是习近平的精神,而习近平精神则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发展到以追求精神自主为核心的第三次变革时的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
      习近平精神与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一样,并不仅仅是习近平个人的理论成果,而是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领导集体的理论结晶,更是全中国人民共有的精神。身处这个以精神自主为核心的伟大变革时期的每一个中国人都可以为习近平精神添砖加瓦。因为以精神自主为核心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还只是刚刚起步,所以习近平精神必将海纳百川、兼容并蓄,必将成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引领精神。

    参考文献:
        柯华庆:《实效主义》,上海三联书店,2013年2月。
        柯华庆:《第三次变革》,上海三联书店,2013年3月。
        柯华庆、刘荣:《论共同自由》,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8月。
        柯华庆、刘荣:《论立宪党导制》,《战略与管理》2015年第7期专刊


    本文作者:柯华庆   中国政法大学法理学研究所所长、教授、博导。
    交流邮箱:lawgame@26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