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会主义只有通过全面现代化才能实现
  • 只有社会主义才能真正实现全面现代化
  • 党规研究小组简报第20期(170610号)

    立宪党导制 / 2017-07-12 16:29
    党规研究小组简报第20期(170610号) 时间:2017年6月10日上午9:00 地点:中国政法大学海淀校区 参会人员:柯华庆、夏少光、戴小华、杨明宇、张锋铭、童海浩、郑阳、范不凡、李画...

    党规研究小组简报第20期(170610号)

    时间:2017年6月10日上午9:00

    地点:中国政法大学海淀校区

    参会人员:柯华庆、夏少光、戴小华、杨明宇、张锋铭、童海浩、郑阳、范不凡、李画

    撰稿人:李画 校对人:范不凡

           党规研究小组第20次讨论会于2017年6月10日在中国政法大学海淀校区举行。党规研究小组在“党规之治”选修课的基础上由中国政法大学柯华庆教授组织成立,成员由来自法学理论、行政法学、宪法学、纪检监察学、马克思主义哲学等专业的硕士和博士组成。党规研究小组采用报告和讨论的形式对宪治理论与中国宪法的变迁、西方政治哲学相关问题、中国近现代史、社会主义理论与中国共产党四个部分进行专题讨论。本次讨论的内容是《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与《德意志意识形态》(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李画就讨论的内容作了报告,夏少光补充发言。


           报告人从写作背景与书本内容两方面进行了解读。

     

    从写作背景看,这两部文献均写作于黑格尔体系解体之后。马克思认识到,当时的德国哲学家们仍旧没有跳出黑格尔的唯心主义,他们试图通过改变意识与观念来改变世界,只是一群“自以为是狼,也被人看成狼的绵羊。”《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与《德意志意识形态》就是对这一事实的揭示与批判。

     

    在《费尔巴哈的提纲》中,马克思简要地阐述了他的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观点,《德意志意识形态》则是马克思与恩格斯对唯物史观的首次系统阐述。报告人认为,《德意志意识形态》可以概括为四个主要方面。

     

    一、感性世界中的现实的人。首先,马恩唯物史观的出发点是现实的人与历史的感性世界。各民族之间的交往与民族内部结构取决于生产力、分工、内部交往。其次,伴随着分工出现了不平等的分配,因而产生了所有制;分工产生了个人利益与共同利益的矛盾,使得国家干预成为必要;分工会使社会活动固化,使人本身的活动成为一种异己的、对立的力量。最后,世界市场产生了一无所有的无产阶级与普遍交往,以二者为基础的无产阶级革命会消除分工导致的异化。

     

    二、历史唯物主义。马恩将唯物史观总结为:从直接生活的物质生产出发阐述现实的生产过程,把同这种生产方式相联系的、它所产生的交往形式即各个不同阶级上的市民社会理解为整个历史的基础,从市民社会作为国家的活动描述市民社会,同时从市民社会出发阐明意识的所有不同的理论产物和形式,而且追溯它们产生的过程。

     

    三、生产力与生产关系。马克思认为,对于无产者而言,生产关系已经变成一种偶然的东西,人本身无法加以控制,而且也没有任何社会组织能够使它们加以控制。但资产阶级却把在这种一定条件下不受阻碍地利用偶然性的权利,称为个人自由。

     

    四、真正的社会主义。马恩认为那些自称“真正的社会主义者”迷信理论与制度,却将理论与现实运动割裂,他们的理论从抽象到抽象,把现实的人简化为以“爱”或其他抽象概念为基础的“类”人,陷入意识形态斗争中。他们无法从现实社会中寻找到革命力量,只能依靠意识形态寻求小资产阶级的支持,根本无法改变世界。

     

    报告人提出,马克思主义作为一种科学理论,现在仍可以用于解释欧洲难民危机、美国逆全球化等现象。
     

    报告结束后,同学们就报告的内容进行了讨论,夏少光在同学们所提问题的基础上补充发言。

     

    杨明宇提出了以下问题:历史为什么是世界性的?为何唯物史观能够推导出革命?为何要把革命的任务给无产阶级?共产党取得了政权之后也就成了统治阶级,如何将自己的利益与被统治阶级统一?

     

    夏少光针对以上问题提出了自己的见解。第一,历史向世界历史转变,是近代世界的根本特征与发展趋势。在马克思之前,德国古典哲学敏锐捕捉到了这一趋势并从哲学高度进行了系统化的思考,他们的共同特点是,都相信可以通过思想启蒙推动人的理性自觉来实现该目标。马克思承续了这一理论主题,但指出在资本主义私有制下以资本为推动力是不可能实现的。

     

    第二,关于革命的具体形式,马克思的观点一直都在变化。起初他的视野还只局限于欧洲主要资本主义国家的联合行动,后来寄希望于类似巴黎公社的革命形式,晚年则转向东方集体公社。虽然存在这些转变,但是马克思以超越资本主义经济与所有制关系为内容的无产阶级革命领导权的思想从未发生改变。

     

    第三,为何革命的任务交给无产阶级?正如《共产党宣言》中所说,世界正日益分裂成两个阶级,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在资产阶级统治下,要反抗的必然是无产阶级,无产阶级承担革命任务是阶级分化对立的必然结果。

     

    第四,无产阶级变为统治阶级后如何将自己的利益与被统治阶级相统一,这是无产阶级革命家们一直试图解决的问题。因为实践条件不成熟,马克思在世时并没有解决这一问题,但其对巴黎公社政权建设经验进行了总结。列宁晚年很多反思很宝贵,但并未完成。新中国建国后,毛泽东读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有关文献所留下的批注和谈话,以及“鞍钢宪法”的实践,值得学者们重视。

    童海浩提出,洛克同样把人的自我满足作为社会动力,与马克思将物质作为社会驱动力没有很大区别,但是马克思与洛克的理论却导向了不同的政治实践,那他们的区别到底在哪里?同时,我们应该思考什么是政治哲学,什么是哲学的政治化?真正的哲学应该是一种生活方式,而不是给出教条。无数次的历史告诉我们哲学的政治化会带来严重的后果,哲学的本意是为多样性创造条件。

     

    最后,柯华庆教授在同学们讨论的基础上作出了总结和补充。

     

    第一,马克思理论的现实性。自由主义理论不谈及个别的人,而是谈普遍抽象的人与一些空洞的东西。马克思谈论社会问题则落实到单个人的幸福与自由,他的共产主义设想能够回应资本主义下社会不平等所产生的现实需要,打破私有制导致的等级差异,实现实质的平等与自由。

     

    第二,理论与实践的联系。马克思在写《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与《德意志意识形态》时不到三十岁,其文字中的革命色彩与现实关怀可能受他记者工作经历影响。一直生活在象牙塔中的学者一般偏向唯心主义,因为他们理论大都来自于各类经典,对现实关注较少。

     

    第三,实效主义与马克思主义均是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的中和。唯物主义者热衷于解释世界,唯心主义者反而执着于用观念、制度改变世界。马克思的实践观有唯心主义的立场,他的历史唯物主义是变动的、进化的唯物主义。与实效主义相比,马克思的理论更偏向于唯物主义,与现实结合的更加紧密。

     

    第四,哲学的发展与人类本身的发展相关。从完整到异化的人再发展为完整的人,人的发展是一个否定之否定的过程。从以分工社会为基础的西方哲学转向建立在完整个人之上的东方哲学,在分析哲学基础上发展综合哲学,这是哲学发展的必然结果。

     

    第五,社会主义比资本主义更为普世。资本主义的价值只有资产阶级的价值,社会主义的价值是普罗大众的价值,共产党要始终要代表底层人民与弱者才具有正当性。但是,共产党执政可能形成党主制——党脱离底层民众,甚至与资本相结合。

     

     

    党导民主制的本质是党领导下的人民主权,在这一制度设计下无产阶级能够兼容其他阶级,实现人民民主专政。通过党导民主向人民民主过渡才能实现共产主义社会下所有人的解放。
     

    在柯华庆教授的主持下,参会的同学各抒己见、受益匪浅,下周的讨论将围绕奥尔森的《权力与繁荣》(苏长和、嵇飞译,上海世纪出版社2005年版)展开。

     

    欢迎对党规研究有兴趣的同学联系ymy_cupl@163.com(杨明宇)报名参加党规研究小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