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会主义只有通过全面现代化才能实现
  • 只有社会主义才能真正实现全面现代化
  • 党规研究小组简报第14期(170331号)

    立宪党导制 / 2017-04-15 11:54
    党规研究小组简报第14期(170331号) 时间:2017年3月31日下午两点半 地点:中国政法大学海淀校区 参会人员:柯华庆、田燕刚、杨明宇、张峰铭、李画、郑阳、戴小华、范不凡、霍沛...
    党规研究小组简报第14期(170331号)
     
    时间:2017年3月31日下午两点半
    地点:中国政法大学海淀校区
    参会人员:柯华庆、田燕刚、杨明宇、张峰铭、李画、郑阳、戴小华、范不凡、霍沛
    撰稿人:郑阳;校对人:范不凡
     
           党规研究小组第14次讨论会于2017年3月31日下午两点半在中国政法大学海淀校区举行。党规研究小组在“党规之治”选修课的基础上由中国政法大学柯华庆教授组织成立,成员由来自法学理论、行政法学、宪法学、纪检监察学等专业的硕士和博士组成。党规研究小组采用报告和讨论的形式对宪治理论与中国宪法的变迁、西方政治哲学相关问题、中国近现代史、社会主义理论与中国共产党四个部分进行专题讨论。本次讨论的内容是霍布斯《利维坦》(商务印书馆2009年版)。戴小华就讨论的内容作了报告。

           戴小华从国家的产生、国家的形式以及国家致弱或解体三个方面对《利维坦》进行解读。第一,国家的产生。首先,霍布斯提出了自然状态的概念。在自然状态下,人们在身体和智力的官能上是平等的,这让人们在达到目的上也产生了平等的希望,当两个人希望得到同一物时就会变成仇敌。利益竞争、猜疑和对荣誉的追求导致冲突。在没有共同权力使众人敬畏的时代,人们往往处于“一切人反对一切人的战争”的自然状态。其次,为了摆脱自然状态,人们必须遵守自然法。自然法作为一种由理性所发现的戒条禁止人们做伤害自己生命的事情。霍布斯一共提出了12条自然法,我们可以将其简化为一条总则:不要对别人做自己都不愿对自己做的事情。再次,自然法在内心具有拘束力,在外部则需要一个共同的权力使人们敬畏。人们通过每个人与每个人直接相互订立契约的方式将所有人的意志统一于同一个人的人格中,并且承认自己授权给承受他们人格的代表人在关于共同和平和安全方面所做出任何行为和命令的权力。 统一于一个人的群体就是所称的国家,伟大的利维坦也由此诞生。最后,霍布斯指出国家的本质就是主权者。

            第二,国家的形式。首先,主权的本质由臣民不得收回对主权者的称呼、臣民必须赞同主权者等12项权利组成。其次,国家形式的区分在于主权者的差别。当主权者是一个人时,则为君主制国家;当议会的全体人员都是主权者时,则为民主制国家;当议会的一部分人是主权者时,则为贵族统治的国家。再次,戴小华指出三种国家形式的区别不在于权力的不同,而在于为人民带来和平和安全的便利与倾向不同。霍布斯比较三种政体,认为君主制为最佳政体,其理由在于:在君主制国家中,君主的个人利益就是公共利益,二者紧密结合可以最大化促进公共利益的实现;君主可以随时随地听取任何人的建议,而且能保守秘密;君主的决断除受人本性的影响反复无常外,不会有其他前后不一致的地方;君主不会因为妒忌或者利益而反对自己;君主制虽存在肥宠臣弊端,但却不及议会等。最后,霍布斯指出选举的国王并不是一个主权者,而只是享有主权的人的大臣;权力有限的国王也不是一个主权者,而是握有主权的人的大臣。

           第三,国家致弱或解体。霍布斯在《利维坦》中指出了六种可能导致国家致弱或解体的重要原因:一为人们在取得国王的所有权时,有时对于保卫和平与国家的防卫所必需的权力即使不足也感到满足;二为煽动性谬论的存在导致人心涣散;三为当善恶和良知都由臣民自己进行判断时,国家会因此陷入混乱;四为认为主权者需要服从市民法的观点;五为认为即使在国家动荡时,主权者都不能侵犯臣民对财物的所有权的理论;六为主张国家权力可以分割的理论。同时,霍布斯还指出了相对没有那么重要,但值得一提的另外六方面原因。戴小华谈到,霍布斯关于国家致弱或解体的具体论述可能对今天的借鉴价值不大,但对我们具有启示意义,让我们去思考“国家为什么失败”这一问题。

           最后,戴小华结合霍布斯的生平指出,霍布斯的理论虽然具有很强的理论推演性质,但是其理论与当时他所处的英国的现实情况是有映照的。比如自然状态某种程度上反映了霍布斯对当时英国社会动荡问题的思考。

           报告结束之后,同学们就报告的内容进行了讨论。

           杨明宇指出,霍布斯的理论是从自然状态这一假设出发的,该种假设与其所处的英国正值圈地运动这一时代背景相关,但是霍布斯将该种自然状态的假设作为对人性永恒的、确定的理解的做法有待商榷。

           范不凡提出利维坦是否需要被驯化的问题。她认为利维坦是出于保卫和平的目的由人民缔约建造的,不论何种形式的政府都是存在弊病的,但是利维坦远优于无政府状态,并且利维坦中主权者的利益和被授权的利益是一致的。综上,利维坦并非吃人的政府,因此应当是不需要被驯化的。

           张峰铭认为,霍布斯的自然权利和自然法基本上没有道德的含义,其理论反映的是一种博弈论模型,从利己主义出发推出国家的形成。其思路是一种牛顿的机械论,把国家当作自然科学的一部分,排除了道德的影响。从这个视角来看,国家并不是契约的一方,而是使得契约得以履行的保证,因而国家的权力也是无限的。

           最后,柯华庆教授在同学们讨论的基础上作出了总结和补充:

           第一,霍布斯的理论中存在三个概念:自然状态、自然权利和自然法。自然状态分为事实上的自然状态和霍布斯假设的自然状态,霍布斯假设的自然状态是其理论建构的起点,然而,不论是哪一种自然状态,都应当是建立在事实和实证层面上,而不是由自己随意设想。其次,自然权利不同于自然法,是自然法的内涵。自然法则是一种规范的命题,自然权利是在自然法下所拥有的某种权利。自然法作为一种规范的命题又往往是不自然的,那么为什么会给这种命题赋予一种自然的内涵呢?通过了解自然史我们发现,在霍布斯所处的时代,人们对于自然规律是崇拜的,人们发现自然拥有某些规律,就期待着社会像自然一样有规律性。自然法的意义就是使该种规范性命题像自然一样神圣和可靠。此外,我们观察霍布斯对自然法的论证可以发现,他通常采用的是这样一种论证模式:如果我们不这样做,就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由于一些基本命题从正面论证存在较大困难,我们常常会使用这种反面论证的方式,这是一种典型的实效主义的论证方法,是一种与目的论相关的后果论,而实效主义是与人和人的欲求相关联的。值得我们注意的是,这种论证方式存在二值逻辑的跳跃——如果我们不这样做是不好的,并不能证明如果我们这样做就是好的。这实际上涉及的是思考问题的区间思维,我们要思考的是如果这样做后果是什么,如果不这样做后果是什么以及这两者之间的关系是什么。以区间思维来看待专制和民主的关系,我们就不能因专制可能带来不好的后果而认为民主一定能带来好的结果。

           第二,关于驯服利维坦,我们要的问的是谁来驯服利维坦?如果驯服了我们还能称之为利维坦吗?我们常说有限政府,但是任何东西都是有限的,根本不存在无限的政府,关键问题是有限的度在哪里。因此,我们更加主张规范利维坦,具体如何规范、如何限制以及限制到什么程度才是真正所要关心的。因而,我们认为一个国家一定要有权力的集中者,否则就不是真正的国家并且会一直处于混乱的状态。此外,《利维坦》中谈论的私人利益与公共利益的关系实际上就是奥尔森主张的共容利益的关系,霍布斯认为君主制更能统一私人利益与公共利益,从而使国家长久运行下去。结合上次讨论的葛兰西的《现代君主制》,我们更主张现代君主制就是民主君主制,政党是民主社会的纽带和民主的表现,二者的区别就在于授权是一次性的还是通过选举完成的。民主君主制的突出进步在于:第一,选择的范围不再局限于君主的后代,而是在政党里面进行选择,更有利于精英的出现;第二,君主不再是终身制,对于主权者有所限制。

            在柯华庆教授的主持下,参会的同学各抒己见、受益匪浅,下周的讨论将围绕洛克《政府论(第二篇)》以及卢梭《社会契约论》展开。

            欢迎对党规研究有兴趣的同学联系ymy_cupl@163.com(杨明宇)报名参加党规研究小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