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会主义只有通过全面现代化才能实现
  • 只有社会主义才能真正实现全面现代化
  • 党规研究小组简报第13期(170325号)

    立宪党导制 / 2017-04-06 09:05
    党规研究小组简报第13期(170325号) 时间:2017年3月25日下午两点半 地点:中国政法大学海淀校区 参会人员:柯华庆、田燕刚、杨明宇、张峰铭、李画、郑阳、戴小华、宋凯 撰稿人:郑...
    党规研究小组简报第13期(170325号)

    时间:2017年3月25日下午两点半
    地点:中国政法大学海淀校区
    参会人员:柯华庆、田燕刚、杨明宇、张峰铭、李画、郑阳、戴小华、宋凯
    撰稿人:郑阳;校对人:范不凡
     
           党规研究小组第13次讨论会于2017年3月25日下午两点半在中国政法大学海淀校区举行。党规研究小组在“党规之治”选修课的基础上由中国政法大学柯华庆教授组织成立,成员由来自法学理论、行政法学、宪法学、纪检监察学等专业的硕士和博士组成。党规研究小组采用报告和讨论的形式对宪治理论与中国宪法的变迁、西方政治哲学相关问题、中国近现代史、社会主义理论与中国共产党四个部分进行专题讨论。本次讨论的内容是马基雅维利《君主论》(商务印书馆1985年版)《论李维》(吉林出版社集团2011年版)以及葛兰西《现代君主论》(上海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田燕刚就讨论的内容作了报告。

           田燕刚首先就《君主论》一书进行解读。田燕刚指出,《君主论》实际上处于一个较为尴尬的地位,其不同于之前的古希腊政治哲学理论也有别于之后以自然法为基础的政治理论学说,《君主论》更加倾向于解决政治科学范畴内的实际问题,因此西方将马基雅维利称为第一个真正的政治科学家。随后,田燕刚对《君主论》的内容进行了逐章梳理。本书的序言和结尾向我们表明这实际上是一本上书,是马基雅维利向梅迪奇殿下的进阶之言。除去头尾两章,本书可分为两大部分:第1~11章主要论述了不同类型的君主国的统治模式和成败分析,第11章之后的内容主要是论述君主如果要获得统治成功必须具有的条件和品格。在《君主论》中,马基雅维利将国家这一概念上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结合他所处的时代背景——意大利充斥着城邦混战,其所在的佛罗伦萨共和国不断遭受重建和覆灭的厄运,打击外敌入侵,恢复国家建制,建立统一强大的国家成为了马基雅维利理论的基本出发点。由此,马基雅维利认为建立统一的国家首先需要一个伟大君主,并且在“两害相权取其轻”的情况下,君主可以有不被普遍道德观念所接受的品性。从另一角度来看,《君主论》又体现了马基雅维利对人的重视,其对于君权的维护是基于人性恶的观点,人性是前提和基础,兽性则是手段,深入分析马基雅维利的表述可以发现其“权谋论”中也不乏对人民的尊重和爱护。

           其次,田燕刚对《现代君主论》进行了逐章分析。在《现代君主论》中,葛兰西认为君主不是一个具象,而是一种集体意识,人民也不是一般的人民,而是被马基雅维利说服了的人民,其连接点在于,由君主带领人民塑造新国家。由此,我们认为葛兰西与马基雅维利的一大共同点就是将国家的塑造放在第一位。葛兰西在此进一步明确地指出,他所谓的现代君主就是政党。葛兰西在本书中深入探讨了政治的科学、政治的要素、政党、“经济主义”理论和实践、预见和前景、局势分析、官僚、集合体的固定比例、社会学和政治科学、代表制政体的数量和质量、领导权和分权以及法的观念等多方面的内容。在此之中,葛兰西指明了“党”是产生领袖和领导作用最合适的方法,国家精神即党的精神,政党本身就是理性地、历史地为了建立一个新型国家的目的而缔造的;葛兰西强调在政治理论和实践中对经济主义进行斗争;他认为政党的危机在于党和其代表的社会集团或阶级产生脱离;在论述官僚的章节中,他将官僚组织形式区分为有机集中制和民主集中制;葛兰西反对“精英主义”;他认为分权是市民社会和政治社会斗争的结果;他坚持法的观念必须摆脱超验和绝对,摆脱道德主义等等。综上,《现代君主论》短小精炼但内容广泛,深刻地反映了葛兰西的基本理论和观点。

           报告结束之后,同学们就报告的内容进行了讨论。

           李画认为,马基雅维利与葛兰西的一大区别在于,马基雅维利批判的是神学和伦理,他认为宪法不是被发现的,而是由君主来制定的。而葛兰西认为现代君主即为政党,政党代表人民,因而立宪的本质就是人民立宪。

           杨明宇认为,葛兰西的观点似乎是介于马基雅维利和柏拉图之间,他的理论试图把柏拉图的一些立场解释进马基雅维利的体系。例如,葛兰西认为马基雅维利的《君主论》实际上不是写给君主,而是写给人民的,为了让人民在了解权术如何运用的基础上进行自我反思。其次,葛兰西认为统治者和被统治者都要认同和维护统治事实本身,但葛兰西并没有向我们明确地阐明统治者和被统治者之间的矛盾应当如何调节。此外,其针对自由主义、分权和宪政的批评并也不是十分清晰明确,需要我们进一步理解和探索。

           戴小华指出马基雅维利主张的理想政体是共和制。从历史的角度看待马基雅维利的观点,我们认为他在《君主论》中主张建立君主制是为了通过君主制先在当时四分五裂的意大利建立一个和平统一的国家,再在此基础上建立和发展共和制国家。

     
           最后,柯华庆教授在同学们讨论的基础上作出了总结和补充:

           第一,我们区分政治哲学和政治科学:政治哲学研究政治正当性、合法性问题,强调价值和理想;而科学又区分为偏向描述性的社会学领域科学和偏向解释性的经济学领域科学。从此出发,马基雅维利的研究从人的心理和人性出发、强调因果关系,可以说他是真正的政治科学家。关键的问题在于,马基雅维利有没有价值观?这实际上是理想和现实互动的问题。马基雅维利的理想是建立共和国,但由于国家处于四分五裂的状态,因此仅有高谈阔论是不够的,共和国的实现需要通过君主国达到统一,君主国要使国家达到统一就需要使用各种手段,基于现实情况在不同的君主国模式中进行选择。

           第二,关于政治家伦理的问题。政治家的伦理不能与公民伦理混为一谈,政治家不是以自己的伦理为标准。当我们的目标是要建立君主国时,君主不再是一个单独的个人而是代表了整个国家,革命想要成功,国家想要长久存在就不可能只顾及个人利益而枉顾国家利益。从更广泛的角度来说,一个团体领导者的伦理与个体的伦理是不同的,只有服务于政治共同体的伦理才是好的伦理。

           第三,军队和法律这两种统治方式实际上是一体两面,法律是规则的体现,其背后则是军队的支持。任何国家都是垄断的,其最终的垄断就是对军队的垄断,否则就会面临被颠覆的危险。在垄断军队的情况下,竞争在不同国家表现为不同的形式:党争民主国家表现为政党之间的竞争,党导民主国家体现为对国家领导人的竞争。竞争的关键不在于采取何种模式,其关键在于选举出优秀、高尚的人。与党争民主国家相比,我国竞争的模式至少保证了领导人都经历过基层的历练,是具有丰富执政经验的有能力的人。

           第四,葛兰西推崇现代君主制,现代代表民主,而政党是民主的纽带,因而现代君主制就是政党的统治。但我国的情况与他所说的现代君主制存在差异,我国是党导体制,在一党之外还存在其他政党,二者是领导与合作、执政与参政的关系。在我国多元的社会背景之下,我们认为党导制能够吸纳更多的人进入组织,因而比现代君主制更具有优良性和恰当性。

           第五,葛兰西的独创性贡献在于他强调意识形态的领导,纵观历史,社会主义没能在欧洲取得成功就是因为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在欧洲占主导地位。意识形态与物质并非完全对应,意识形态在很多时候决定了人的利益和选择,因此革命首先要在意识形态上进行颠覆,唤醒人们对于意识形态的认同。现在中国的当务之急就是要重建意识形态的正当性,一方面是挑战那些被认为是“天经地义”的意识形态,另一方面是建构自身的意识形态。

           在柯华庆教授的主持下,参会的同学各抒己见、受益匪浅,下周的讨论将围绕霍布斯《利维坦》展开。
     
           欢迎对党规研究有兴趣的同学联系ymy_cupl@163.com(杨明宇)报名参加党规研究小组。